十大仲景名方治疗耳鼻咽喉疾病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13日

图片 1

汉·张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著成《伤寒杂病论》,经后人整理为《伤寒论》、《金匮要略》。其书所载之方,组方严密,药味少而力专,疗效显著。笔者今就仲景方之用治耳鼻喉科疾病略述如下,以期抛砖引玉。

蔡福养,男,生于1917年4月27日,2006年2月10日逝世,河南省南乐县人。1953年参加工作,1940年开始单独行医,1958年赴河南省中医进修学校(河南中医学院前身)深造,随后毕业留校工作。历任全国中医耳鼻喉科学术研究会副主任委员,全国中医学院试用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河南省卫生专业技术职务高级评审委员会委员,
《河南中医》编委,河南中医学院耳鼻喉科教研室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卫生部批准的第二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

1 桂枝汤治过敏性鼻炎营卫不和型

蔡福养从医60余年,临床治疗耳鼻喉科疾病注重中医特色,其根据活血化瘀思想创制的“加减会厌逐瘀汤”随证治疗声带结节、声带息肉和声带麻痹;根据五行生克和脏腑辨证理论创制的“补阳疗嚏汤”治疗过敏性鼻炎;擅用外治法治疗耳鼻喉科疾病,并研制出系列外用制剂,如清咽利喉丹、聪耳息鸣片、滴鼻乐、通鼻散等,疗效显著0
20世纪80年代后期,蔡福养对耳鼻喉科疾病导引按摩及相关手法康复又进行了系统研究,并摸索出一套简捷、实用的康复措施,临床收到明显效果,深受广大患者好评。其研制开发的“鼻康复”和“利咽护喉茶”分别获河南省科委科技成果奖,并同时获保健品批号。他多次编撰全国大中专医学院校《中医耳鼻咽喉学》教材,编写《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耳鼻喉分卷》一书并任副主编,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

桂枝汤滋阴和阳,调和营卫,本用于治疗太阳中风证。临床应用时又并不局限于太阳中风证,只要病机是营卫不和,都可应用。

幼小立志 矢志不渝

营卫不和所致过敏性鼻炎,其临床表现为突然和反复发作的鼻痒、喷嚏、流清涕、鼻塞,多遇寒、遇风便发,或于早晨起床之际,鼻痒多嚏、涕多清稀如水,局部检查见鼻粘膜苍白水肿、鼻道有大量水样分泌物,舌苔薄白脉浮,可用桂枝汤调和营卫、祛邪利窍。

蔡福养出身农家,儿童时代由于社会动荡不安,战乱频繁,瘟疫流行,家家有僵尸、户户有泣声的悲惨情景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从那时起,他就立志研习医学,救百姓于疾苦之中。年纪稍长,蔡福养遂只身赴山东范县聚兴成药庄拜师求技。跟师学艺5年后,他于1940年返乡开始悬壶杏林,潜心临床01958年赴河南省中医进修学校(现在河南中医学院的前身)深造,效法张仲景“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天之莫救”的仁爱之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在老前辈们的指导下精读《内经》、《难经》、《伤寒论》,熟知理法方药,后留校任教,并逐步开始了中医耳鼻喉科的深入研究和临床观察。在跟随蔡福养老师临床学习时,经常会听到他发自内心的感慨:回想60多年来所走过的行医之路,深深感到,中医药学的确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她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和人类健康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将永远铭记史册。

方中桂枝辛温发散,温通卫阳,可解卫分之邪;芍药酸苦微寒,摄养津气,收敛涕液;生姜辛温,佐桂枝发散风寒以解肌;大枣甘平,佐芍药滋补津液以养营;炙甘草甘平,配桂枝、生姜辛甘化阳以助卫气,合芍药酸甘化阴以滋营阴。

蔡福养通过几十年的临床教学实践,深刻感受到,中医药学具有明显的经验医学的特征,要发扬中医药特色和优势,首先就要做好继承工作。不仅要继承发掘历代医家的学术成就和临床经验,而且还要继承整理当今名老中医药专家的学术经验和技术专长,使之更广泛地应用和传播而不至失传。他一直认为,当今名老中医的学术思想、临床经验和技术专长是他们的学术研究、临床实践与中医药理论、前人经验相结合的智慧结晶,代表着当前中医学术和临床发展的最高水平,是中医药学伟大宝库中的新财富,与浩如烟海的中医古籍文献相比,它更鲜活生动,更具有现实的指导性。所以,蔡福养对自己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总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一批又一批的后学者。他在一份临床带教总结资料中曾经

诸药配伍,共奏调和营卫之功。临证时,为了加强脱敏功能,尚可加入蝉衣和徐长卿之类,卫气虚者又加黄芪益气固表。

呼吁,当前中医药继承工作,不仅应该很好地继承并不断发展历代瑰宝,同时更应该把当代医家的学术见解、诊治观察疾病的丰富经验系统地整理总结,这对今后正确、客观地掌握疾病规律,进一步运用理法方药诊治疾病,更好地发展中医药,都有着重要意义。

2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治肺经邪热所致之急性喉炎、会厌炎、鼻窦炎

1986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成立之后,中医药事业在我国得到了蓬勃发展。
1991年10月,《北京宣言》的发表,把每年10月22日定为“世界传统医药日”,蔡福养对此更是感慨万千,认为这是中医药事业更快、更好发展的里程碑。随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与各省市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开展了名师带徒工作,挖掘、整理、继承全国各地名老中医独特的临床经验。
1997年,蔡福养被人事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为全国第二批名老中医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在随后2年多的临床带教工作中,他不断总结带教经验,与其两位继承人蔡纪堂、仝选甫一道,将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进行了认真总结,出版了两部学术著作。尽管如此,蔡福养仍然不满意,几十年来虽然自己一直致力于中医耳鼻喉科的临床研究和科研教学工作,也有一些经验和心得体会,但对浩瀚的中医学宝库来说,仅仅是海中泛舟。他认为,名老中医丰富的诊疗经验,尚未被广大的临床学者所学习和借鉴,宣传、普及老中医的临床经验就显得日益迫切。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所治为肺内邪热壅盛致发喘咳之候,用其辛凉宣泄,清肺平喘,取麻黄之开,杏仁之降,甘草之和,倍石膏之大寒,除内外之实热。急性喉炎、急性会厌炎证属肺经郁热,不得宣泄,蕴结咽喉者,临床表现除发热口渴外,前者伴声音嘶哑、甚则失音,检查见喉粘膜充血肿胀、声门开合不利,后者表现为咽喉疼痛、吞咽痛甚,检查见会厌舌面充血肿胀。

善用经方 尊古创新

邪热犯肺、肺气不宣,肃降失职,致声门开合不利,咽痛音哑即来,用麻杏石甘汤清宣肺热,挟痰者,伍僵蚕、半夏、天竹黄;充血严重者,加山豆根、落得打;疼痛剧烈者,加马勃、金锁匙。顽固性的鼻窦炎辨证为肺热移脑,临床表现为涕量奇多,色黄质稠(色白质稀者属虚寒),头痛不甚(痛甚者属胆热移脑),鼻塞不甚(甚者属清阳不升),检查见:双中甲充血肿大,鼻道内有黄色脓样分泌物,前组鼻窦区有压痛者,可用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方中可加鱼腥草、地龙清肺排脓。

蔡福养从医60多年,对中医理论有深入研究,特别擅长运用经方治疗临床耳鼻喉科疾病。但他师古不泥古,尊古有创新。他非常注重固肾治本,对古方六味地黄汤的加减运用可谓独树一帜。蔡福养多年运用此方治疗肾阴亏虚,虚火上炎所致之耳鼻咽喉诸疾,疗效颇著。

临证应用时,无论是否兼有表邪都可应用,因方中麻黄尚有解表功用,而石膏尚具有辛透之力。方中麻黄,又并非仅在解表,且能引药入肺,直达病所;而石膏在清肺中邪热时,具有“火郁发之”之能。本方去石膏,《和剂局方》称之为三拗汤,可用于治疗风邪犯肺所致的暴聋。此聋多继发于感冒之后,乃风邪犯肺,肺气不宣,循经上扰耳窍,耳窍为邪所蒙所致。

对于耳病的治疗,他认为:“耳者,肾之窍,足少阴经之所主”(《张氏医通》),“肾主耳……在窍为耳”(《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耳窍为肾所主,若肾中精气盈盛,髓海充足,耳受精髓之养,始能听觉聪敏。倘若肾精亏损,髓海不足,耳失滋养,则可致听觉不聪;若精亏日久,损及肾阴致肾阴不足,虚火内生,上扰于耳,则耳失清静而鸣响不止;若虚火上炎,热结耳部,燔灼气血,腐蚀骨肉可致耳内肿痛,耳膜穿孔,流脓不止等。见是症者,用六味地黄汤加减治之,多能获效。

表现为耳中憋气,如塞棉絮,或兼发热恶风,舌苔薄白,脉浮,音叉试验为传导性耳聋。用三拗汤以宣肺利窍,所谓“耳聋治肺”法,效果尤佳,同时配合咽鼓管吹张法更好。

耳鸣、耳聋,耳渐鸣、渐聋,鸣声如蝉,昼夜不止,尤以夜间为甚,听力渐减,以至失聪,常伴有头晕目眩,腰膝酸软,或手足心热,心烦失眠等,舌质红少苔,脉细数或细小。治用六味地黄汤,益精补肾,滋阴降火。加磁石、五味子(名耳聋左慈丸)潜降息鸣,益肾开聋;若呜重聋轻加生龙牡、鳖甲育阴潜阳,降逆止鸣;若聋重鸣轻加制首乌、杞果、女贞子益精补髓,健脑聪耳;若耳鸣、耳聋久不愈者加丝瓜络、路路通疏通经络,开闭透窍;若耳鸣夜甚加栀子、酸枣仁,或交泰丸(黄连、肉桂),清心安神,交通心肾。

3 白虎汤治急性咽炎、疱疹性口炎、鼻大衄属于肺胃积热证

脓耳,耳内流脓时发时止,缠绵不愈,脓液秽浊不清,状如污水,或脓稠如豆腐渣样,臭味明显,量少,耳膜微红飞微肿,有中央性或边缘性穿孔,听力不聪,时发耳鸣,可伴有腰膝酸软,下肢无力,五心烦热,或午后潮热,小便黄少,舌质红少苔或无苔,脉细数等。治用六味地黄汤加知母、黄柏、苦参、蒲公英,滋阴降火,补虚托脓;若脓耳久治不愈,加黄芪、金银花、川芎、没药益气托毒,化瘀排脓;若脓净而耳膜穿孔不愈,听力不聪,加制首乌、杞果、补骨脂益精补肾,敛愈耳膜。

白虎汤由石膏、知母、甘草、粳米组成,功用清热生津,原用于治疗阳明气分热盛证。

对于鼻病的治疗,他认为:鼻窍属肺,其病与肺关系密切。然肾为阴阳之宅,为一身阴阳之根。肾脉上行人肺,肾中阴精循经上注,以滋肺阴,肺中阴津充盛,濡养于鼻,则鼻润气利,嗅觉灵敏。若肾阴不足,肺虚津亏,或肺阴久虚,累及肾阴,肺肾两虚,则可致鼻窍失养而干燥不荣,甚则肌膜萎缩,嗅觉失灵等。若阴虚阳亢,虚火上炎,灼伤鼻络,可致鼻衄不止等。凡是症,治用六味地黄汤壮水滋源,裨使肾阴充而肺阴壮,鼻得阴津之养则其疾可愈矣。

方中石膏大寒,用之清肺泻胃;知母味厚,清肺生津;甘草、粳米养胃。

鼻藁,鼻内肌膜干燥不荣,鼻甲萎缩,鼻道宽大,涕液黄浊;或涕痂积留,嗅觉失灵,鼻气秽臭,自觉鼻干咽燥,痒痛不适,口舌少津,干咳少痰,腰膝酸软,颧红盗汗,舌红少苔,脉细数等。治用六味地黄汤加麦冬、沙参、贝母,滋养养肺肾,润养鼻窍;外用蜂蜜涂鼻以滋荣肌膜。若鼻不闻香臭,加丝瓜络、辛夷花、鹅不食草通络散结,透窍聪鼻;若鼻甲、肌膜萎缩甚者,加当归、阿胶、制首乌、鹿角霜益精养血,生肌复萎。

急性咽炎、疱疹性口炎临床表现为咽部及口腔内疼痛,有灼热感,口气臭秽,伴有发热、口干喜饮,便干溲黄,舌红苔黄,脉数,检查见咽粘膜充血红艳,或口腔内疱疹数目较多,局部充血明显者,证属肺胃热盛。肺胃热盛必然灼伤津液,故治疗当清热养津。

鼻衄,鼻内干燥,时常衄血,发无定时,或午后夜间易发,屡衄不愈,出血量少色鲜,鼻气灼热,口咽干燥,夜间尤甚,手足心热,午后颧红,腰膝酸软,舌红少苔,脉细数。治以六味地黄汤滋阴降火,加怀牛膝、旱莲草、茜草炭、生地榆凉血止衄;若鼻咽干燥,口渴,加沙参、玉竹、鲜茅根生津润燥;屡衄不愈加丹参、花蕊石、血余炭化瘀通络,活血止衄。

石膏、知母配伍,正合此用。至于鼻大衄者,其特点为出血量多,血色鲜红,伴有烦热、口渴多饮,每逢喷嚏、狂咳、(扌鼻)涕、热水洗脸、咀嚼硬物或剧烈运动等都可再度出血,大便秘结,小溲黄赤,舌红苔黄,局部检查鼻粘膜干燥,立氏区粗糙、充血,甚则溃疡,或有活动性出血,病由阳明热甚,薰灼鼻窍所致。

对于咽喉病的治疗,他认为:咽喉乃肺胃之门户,纳饮食发声音之器官。然“肾主五液”,其脉上行而循喉过咽,肾中阴液上承,供养肺胃,滋润咽喉使之常润,通利畅达而行发音纳食之功。若肾阴亏虚,肺胃失养,咽喉失润,可致咽干喉燥,痛涩不利,声嘶音哑而发为喉痹、音哑等证。治用六味地黄丸滋肾水而养肺胃,补阴津而润咽喉则疾愈矣。

虽说肺开窍于鼻,但阳明之脉夹鼻,且阳明为多气多血之经,故出血量多,血色鲜红者,应从阳明热盛考虑,立氏区血管丰富,在粗糙、糜烂时上面覆盖痂皮,一旦干燥裂开,必引起出血。

喉痹,咽喉部微红微肿干痛不适,夜间尤甚,咽部发涩,吞咽不利,或咽痒干咳,痰少或带血丝,咽后壁有点状帘珠滤泡,或咽壁肌膜萎缩干燥等。常伴有口干口渴,腰膝酸软,午后身热,或手足心热,舌红少津,脉弦细或细数等。治用六味地黄汤加玄参、沙参:石斛、乌梅、桔梗,滋肾补阴,润肺养胃,生津利咽;若咽部肿痛明显,加怀牛膝、赤芍、生地引火下行,凉血消肿;若咽后壁帘珠多而成片,加白僵蚕、瘰疬丸(玄参、浙贝母、生牡蛎)清火化痰,散结利咽。

此时须滋润乃可避免出血。选用白虎汤,尚可加生地、丹皮、赤芍清热凉血;亦可加白茅根、侧柏叶凉血止血;大便秘结者,加大黄、瓜蒌仁通腑泄热。

喉喑,声音嘶哑,发声不畅,或初语发音不变,话长则喉干音嘎,经久不愈,喉门微红微肿,或有灼热感,声带增厚,闭合不良,口咽干燥,颧红潮热,腰膝酸软,舌红少苔,脉细数等。治用六味地黄汤加怀牛膝、贝母、蝉衣、凤凰衣滋肾降火,润肺疗哑;若阴虚火旺,燔血成瘀,瘀阻喉门而见声带肥厚,暗红,久喑不愈者,加赤芍、丹参、桃仁、红花以清血分之热,化瘀开音。

4 调胃承气汤治一切耳鼻喉科急性病需要攻下者

辨证论治是中医临床精髓之所在。蔡福养重视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他认为耳鼻咽喉乃人体上部的几个器官,与肾脏皆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故肾的病理变化亦是导致耳鼻咽喉发病的重要内因之一,尤肾中阴精的变化,对其影响更为重要。六味地黄汤乃滋阴补肾之良剂,故用六味地黄汤加减治疗由此而致之耳鼻咽喉疾病,每多奏效。然其治必以肾阴亏虚为辨证之根本,方能治之中肯。

调胃承气汤原用治阳明腑实证,君大黄之苦寒,臣芒硝之咸寒,攻热泄火,佐甘草之甘平,可以和中。

突出特色 医术精湛

凡一切急性的耳鼻喉科疾病,兼有发热口渴、大便秘结、小便黄赤、舌红苔黄、脉实、需要攻下者,亦均可使用本方,尤其适用于急性化脓性疾病,如化脓性扁桃体炎、扁桃体周围脓肿、急性鼻窦炎、急性化脓性中耳炎等,可使邪热从下而解。

蔡福养的行医历程始于农村,尤能体谅基层病患的处境。他在以后的行医过程中始终贯彻了中医学“简、便、廉、效”的特色,依靠丰富的临床经验、简便有效的方药,为无数耳鼻喉病人治愈了顽疾,解除了病痛。

仲景原方中大黄是经过酒洗的,酒洗之大黄泻下力弱,笔者将之改为生大黄,以增加其通便之力,效果显著。

蔡福养根据“脾胃虚则九窍不通”理论,运用传统的补中益气汤进行适当加减,治疗由脾虚清阳不升所致之多种耳鼻喉疾病,满意的疗效,低廉的费用,深受广大患者好评。

5 桔梗汤治一切咽喉疾病

耳鸣患者李某,18岁,学生。体质瘦弱,加之高考复习,饮食、休息不佳而发耳鸣,月余不愈,鸣声如蝉,昼夜不止,稍劳则甚,蹲下站起时头晕眼黑,耳鸣更甚,自觉耳窍有空虚、冷风内吹之感。耳科一般检查未见异常。纳差腹胀,倦怠懒言,欲静不欲动,面色微黄,月经量少色淡,舌淡脉弱。证属脾胃虚弱,清阳不升,耳失温养。治宜健脾益气,升阳息鸣。方用黄芪15克,党参15克,炒白术12克,陈皮10克,升麻6克,柴胡6克,当归15克,甘草6克,白芍12克,酸枣仁1
5克,磁石10克。服药3剂后,耳鸣大减,耳内空虚、发凉感消失,余症均有所好转。续进6剂,诸症皆愈。

桔梗汤是喉科最有名的常用方剂,由桔梗、甘草两味药物组成。

《灵枢·口问篇》:“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则宗脉虚,虚则下溜,脉有所竭者,故耳鸣。”蔡福养认为本患者系因饮食不节,劳倦过度,致使脾胃虚弱,气血不足,清阳不升而发为耳鸣,故以补中益气汤健脾升阳。补气生血加白芍、酸枣仁、磁石以助养血安神,镇静息鸣。因方合病机,药证合度而收良效。

桔梗性味辛苦,入肺经,走上焦,善“开肺气之结,宣心气之郁”,为众药之舟揖;甘草性味甘平,入走十二经,不仅补虚益气,且能“通经脉,利血气”,泻出肺中伏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