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针发展史,火针疗法的来源于及历史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16日

病位上,由属于经筋、关节、痹证等筋骨病证,扩展到治疗内脏疾患。如王执中在《针灸资生经》详细描述了心腹痛、哮喘、腹寒热气、腰痛、尸厥、膝肿等多种病症的火针治疗过程。对于心腹痛、腰痛、喘、腹寒热气等症,多用浅刺针法,强调在病处“以火针微刺之”、“微刺诸穴”。如治心腹痛“令女儿各以火针微针之,不拘心腹,须臾痛定”,又如治哮喘“只缪刺肺俞,不缪刺他穴”。对于脚卒肿则以刺血法,“以针置于火中令热,于三里穴,刺之微见血,凡数次,其脚如失”,对于此法目前临床应用较少。

至汉代,火针的使用已渐广泛。张仲景的《伤寒论》中称其为“烧针”,其论述不仅扩大了火针的主治范围,用火针治疗伤寒表证,而且补充了《内经》中关于禁忌症的内容,提出了火针误治后的处理以及火针治疗后的处理。《伤寒论》对误用火针后的变证提出了补救的措施,如“伤寒脉浮,医者以火迫劫之,亡阳,必惊狂。卧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主之”等。此外《伤寒论》还指出,火针治疗后针孔护理不当,感受外邪,则可并发奔豚。其曰:“烧针另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

火针起源于冶炼技术成熟之后,已有数千年历史,我国最早的医学专著《黄帝内经》中就有关于火针的记载。我国古代医家们结合艾灸、火法、熨法等温通疗法的特点,创造性的发明了火针疗法,经历代医家的研究和临床实践,不断改进和完善,现已成为针灸疗法中一支独特的实用技术。

|<< << < 1;)
2
3
>
>>
>>|

至汉代,火针疗法在临床上应用已相当广泛,在《伤寒论》中对火针疗法的禁忌及误治后的处理措施进行了详细描述。如关于使用火针的禁忌及误用后的后果有“太阳伤寒者,加温针必惊也”“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被火者,微发黄色,剧则如惊痫。”“阳明病被火,额上微汗出而小便不利者,必发黄”,甚至可出现神志变化,如“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若发汗则躁,心愤愤反诺语。若加温针,心忧惕,烦躁不得眠。”在误用火针后出现变证时也提出了相应措施,如“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复加烧针者,四逆汤主之”“伤寒脉浮,医者以火迫劫之,亡阳,必惊狂。卧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主之”。

唐·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将火针称之为“白针”,首先将“火针”应用于外科,治疗疮疡痈疽、瘰疬痰核和出血等疾患。同时也可用于内科黄疸、风眩疾患,其曰:“侠人中穴火针,治马黄疽疫通身并黄,语音已不转者”,《千金要方·风眩》卷十四日:“夫风眩之病……困急时但度灸穴,使火针针之,无不瘥者,初得,针竟便灸,最良”。此外,孙思邈对“火针”的禁忌穴位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明确规定腹部的“巨阙,太仓,上、下管等及诸小弱者,勿用火针”。并且说明火针在操作过程要热,在《千金要方·用针略例》卷二十九日:“以油火烧之,务在猛热,不热,则与人有损也”。

新中国成立以来,火针疗法的应用有了新的发展,其治疗病证涉及内科、外科、皮肤科、妇科、耳鼻喉科、口腔科及眼科等,并出现了电火针、电热针等新型火针工具。但如何系统搜集和整理几千年来火针疗法的独特而宝贵治疗经验,让火针这一古老而又传统的治疗方法得到更好的临床应用,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火针的针具、刺法以及其适应症、禁忌症有初步的描述,认为火针的治疗多局限于寒证,禁忌症是热证,对于经筋拘急及骨病可用火针治疗。

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用针略例篇第五》中正式提出“火针”这一名称,并对于火针操作技巧、适应证、禁忌证等进行了论述。例如,火针针刺时“务在猛热,不热即于人有损也。”对于火针的适应证.突破了火针治疗寒证的界限,将火针应用于外科痈疽、瘰疬等证。如《备急千金要方》;“痈有脓便可破之,令脓易出,用铍针,脓深难见,肉厚而生者用火针”,“诸漏结核未破者,火针使着核结中,无不瘥者”,“治酒醉牙齿涌血出方,烧针令赤,注血孔中止。”另外,对于内科黄疽、风眩等也可用到火针,如《备急千金要方》“使人中穴火针,治走马黄疽疫通身并黄,语音已不转者”'《备急千金要方·风眩》卷十四“夫风眩之病–困急时但度灸穴,使火针针之,无不瘥者,初得,针竟便灸,最良。”指出对于因风而起的眩晕,用火针可息风解郁。另外,提出巨阙、太仓、上下管等禁火针的穴位。

火针古称其为燔针、焠刺、烧针、白针、煨针。将针体烧红,然后刺入人体一定的穴位或部位,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一种针刺方法称之为火针疗法。此法为针灸之传统疗法,临床应用广泛,对许多疾病治疗效果良好,现将其发展论述如下。

清朝后期,由于清政府于1822年在太医院取消了针灸科,医学界出现重灸轻针的倾向,火针疗法的发展也受到一定影响。

在火针疗法的适应症上,《灵枢·寿夭刚柔》云:“刺寒痹者奈何?刺大人以药熨之,刺布衣者以火焠之”。《灵枢·经筋》中云:“焠刺者,刺寒急也”,说明火针可以治疗痹证、寒证。《素问·调经论篇》曰:“病在筋调之筋。病在骨,调之骨。燔针劫刺,其下及与急者;病在骨,焯针药熨”。《灵枢·经筋》云:“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腧”。说明对于经筋拘急及骨病证都可以用火针治疗。

(5)明清时期,火针疗法逐渐成熟和完善

《黄帝内经》对火针的针具、刺法以及其适应症、禁忌症都初步的描述,认为火针的治疗多局限于寒证,禁忌症是热证,说明当时火针的应用并未得到较全面的推广,只是萌芽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