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清宫正骨流派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12日

孙树椿,男,(1939—)中国中医科学院骨伤科医院主任医师、中医骨伤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国家药品审评委员会委员;国家中药品种保护审评委员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骨伤科分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学会骨伤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世界中医药联合会骨伤科专业委员会会长;全国高等中医院校骨伤科系列教材编委会主任委员;《中国骨伤》、《中国中医骨伤科》、《中医正骨》杂志副主任委员兼副主编。

清宫正骨流派学术思想体现在,筋喜柔不喜刚;辨质施术,如《医宗金鉴
正骨心法要旨》:“必先知其体相,识其部位”;辨病与辨证结合,有病就有证,辨证才能识病,两者是密不可分的。临床诊治时,既要辨病,又要辨证,只有病、证合参,才能选用适当方药,恰当的手法;内治与外治相辅,同时外伤筋骨,往往内动脏腑,《正体类要》提出“肢体损于外,则气血伤于内,营卫有所不贯,脏腑由之不和……”;动静结合,主动为主,在筋伤的治疗恢复中,动是积极的,动静结合,取长补短,相辅相成,练功锻炼的目的就是通过促进气血的流动以加强肢体关节的活动,防止并发症的发生,促进损伤组织的愈合,“动静结合,主动为主”即是功能练功的基本法则;筋伤辨治,气血为要,《杂病源流犀烛
跌打闪挫源流》:“跌扑闪挫,卒然身受,由外及内,气血俱伤病也”临床所见内、外伤,其病机是伤后气血循行失常,由之而发生一系列的病变,外伤因受伤局部疼痛、青紫瘀肿明显,血伤肿、气伤痛症见清楚,而内伤却有形无形、虚实夹杂,或以气伤为主、累及于血,或以血伤为重、损及于气;且因气血伤损的程度不同,可分别发生气滞、气逆、气闭,或血瘀、血虚、血热等相应病变,临证时更需辨证明确,方能有效医治。清宫正骨流派特色技术包括颈椎病的不定点旋转手法、腰椎间盘突出症三板法、腰3横突综合征三板法、踝关节扭伤的摇拔戳等手法的操作技术。

1964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曾师从北京名医刘寿山并得其真传亲授,又曾在北京友谊医院学习西医骨科。40余年来重视中西医结合治疗骨伤科疾病,尤突出中医特色,以中医理论为指导,做到继承而不泥古、发扬而不离宗。对中医筋伤手法治疗进行了整理,主持的“筋伤手法整理研究”课题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二等奖,并以图谱形式制作出版了《实用推拿手法》录像片,体现了“机触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出”的正骨推拿要旨。十分重视骨伤疾病的中医内治法,提出“神经根型颈椎病”多属“血瘀气滞”,而“椎动脉型颈椎病”则多为“痰、虚、瘀、风”。依据神经根型颈椎病研制的“颈痛颗粒”已获新药生产证书;治疗椎动脉型颈椎病的“颈眩宁胶囊”亦获国家资助,正在研制开发。针对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刺激神经根导致的生理生化改变,认为符合中医“血瘀气滞”证候,据此研发的“腰痹通胶囊”,已于2001年获新药生产证书。作为中央保健医师,多年来曾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做保健治疗,也曾多次为日本、美国、阿联酋政要、名人以及张学良将军从事医疗保健服务。主编的《中医骨伤科学》曾于1989年获西南五省区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组织编写的《全国高等中医院校骨伤科系列教材》1995年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优秀教材三等奖;《中医药治疗颈痛》获2004年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技图书三等奖。此外,还在国家一级杂志及国内外学术会议上发表论文30余篇。继承人朱立国、张军、罗杰,现在中国中医科学院骨伤科医院工作。

图片 1

图片 2

至嘉庆末年、道光初年,朝廷对太医院作出整顿,据清《太医院志》记载:“旨以正骨科划归上驷院,蒙古医生长兼充”,从这时起,上驷院绰班处正式成立,并成为清朝宫廷大内唯一的骨科医疗机构,开始进入全盛时期,学术思想和医疗技术日臻成熟。上驷院绰班处宫廷正骨2008年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清宫正骨以治疗跌打损伤为基础,坚持“轻、柔、透、巧”的手法治疗为主,中药药物治疗为辅,在治疗筋伤、骨折、腰颈疾病等方面多有独到之处。从绰尔济、伊桑阿、德寿田算起,历经刘寿山、孙树椿,现已传至第七代。

中医正骨分为多个流派,清宫正骨流派是目前其中发展较为全面且具有一定规模的(代表性传承人孙树椿教授是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正骨疗法”传承人,师从清宫上驷院绰班处传人刘寿山先生)。

清宫正骨流派传承脉络,蒙古医生绰尔济实为清宫正骨流派的鼻祖,至乾隆年间,上驷院最著名的是注重手法,辅以药物,法药并举的蒙古绰班御医伊桑阿。至道光年间,上驷院绰班处最著名的是主张以摸法为纲,八法相辅相成的蒙古医生德寿田。德寿田门下弟子有桂祝峰(正白旗蓝领侍卫)等。桂祝峰门下弟子有文佩亭等。文佩亭门下弟子有刘寿山(北京中医学院)等。刘寿山其门人有孙树椿(中国中医科学院)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