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医八大关系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6日

图片 1

整体与局部

段其昌,男,(1939一)云南省玉溪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中医内科专家。1962年毕业于云南中医学院,同年由卫生厅选定为滇南温病学家李铸铭老师的学术继承人。行医生涯四十余载,专业理论基础深厚,临床辨证准确,处方用药精当,相关专业知识较为全面,首肯“熔伤寒温病于一炉”,积四十余年丰富临床经验而成为公认的学科技术带头人。主攻中医内科临床,尤其擅长消化内科疾病及内假热病等病症的诊治。对胃肠道疾病的诊疗,主张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相结合,倡导充分吸收和采用现代科学知识及其手段来扬长避短,逐步发展并形成自己独特的诊疗思维和优势。对慢性胃炎辨证论治有四要:辨证时要注意热征;和胃治疗时也要宽肠;补虚的同时不忘化瘀;注重镜检的病灶征象。对内假热证(又称虚热)的辨治,临证经验更深,学术见解独到。其独特的学术见解和辨证论治思维,集中体现在《内热假证的辩证论治探析》一文之中。提出掌握内假热证的特点,予以分型施治,将常见的内假热证,分为两大类型:即整体虚损型和气机郁滞型,临床诊治又予以细分,辨证施治;重视细微征象变化,遵循“脏居于内而形于外”的整体观,细心审视、及时捕捉,分析人体所发出的与疾病相关的信息,洞察每一个新症状、新征象的细微变化;分析具体临床案例,理清内假热证的诊疗思路,临床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继承人杨玲、吴治恒,现均在云南省玉溪市中医医院工作。

整体观作为中医学的方法论,主要有三层含义:即“天人相应”观,人与社会的整体性及人体自身的整体观。中医学历来强调健康就是人与自然的社会环境的协调统一以及人自身的完整协调统一。因此,强调整体观念、重视宏观调控,追求综合疗效一直作为中医学的特色和优势,对中医学的学术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毫无疑问,整体观是完全正确的。而当前主要的认识偏差是割裂整体与局部的关系,在片面强调中医整体观的同时,把中医重视细节变化、强调局部治疗的理念忽略了。

首先,在病证诊断上,中医学其实是更重视强调微观识病和局部辨病的。中医以望闻问切四诊为诊查疾病的主要手段,这一诊查过程要了解、观察和掌握各种不同疾病的不同局部的每一个细微变化,如对舌象的观察,舌体胖瘦、舌体形态、舌苔厚薄、润燥与腐腻;对脉象要分辨脉体、脉率及部位;小便要分清、浊、白、黄、赤等不同;痰液要看稠、稀、黄、白或带脓血等。医生就是根据这些局部的细微变化来对病证做出整体的认识和诊断,对病症的性质、深浅、部位等进行具体的判定。

其次,在治疗上,中医学更是大处着眼、小处入手,先辨具体疾病、具体部位、具体病变、具体证候、具体舌象、具体脉象,分别施以相应的具体治法,选择相应的方药,或实施针灸、推拿、熏洗、砭石、导引等治疗方法,从而使这些具体病症得以减轻或恢复。以痢疾为例,中医治疗痢疾先辨痢色,痢下白色或带黏冻者属寒、属气;白而为脓者属热;痢下赤色或纯血鲜红者属火、属血;赤多白少为热,赤少白多为寒;痢下紫黑色为瘀血等,观察细致入微。在治疗上湿热者予以清热利湿、行气导滞之法,用芍药汤;寒湿者治以温化寒湿,予胃苓汤加温化药等。这些具体的治法与方药所针对的主要都是疾病细微的具体病变。

就中医治法而言,每一法都有具体作用,每一方都有实际功效,每一药都有各自真实的性味归经、功效主治和适应证候。黄痰用川贝,白痰用浙贝;尿黄用竹叶,尿血用小蓟;便脓用白头翁,便血用地榆,便秘用大黄,腹泻用扁豆等,皆法有所对,药有所指。特别是一些民间验方效方也主要都是针对某一具体病或局部证候设立的,不但疗效确切,而且经得起重复,是中医药真正的瑰宝。因此,中医临床疗效也往往首先体现在局部病变的好转,而这些局部疗效也正是实现综合疗效的重要基础。

当然,在这些针对局部病变的据具体法确立和组方的过程中,有时是需要整体观理念的指导的,而整体与局部的兼顾与结合则更为需要和重要。

辨证与辨病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将辨证论治视作中医临床诊疗的基本原则和模式。所谓证是指疾病在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的病理概括,包括病因、病位、性质、邪正关系及相应的临床表现等。辨证论治就是通过“望、闻、问、切”四诊资料的综合分析和思辨而判断为某证,然后据证立法,据法组方,据方选药,形成理法方药的诊疗体系。随着辨证论治体系的建立和不断完善,辨“证”逐渐上升到主导的、轴心的地位,辨证论治也由此成为中医学的突出特色。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在辨证论治不断得到强化的同时,中医本有的辨病治疗却被大大弱化甚至被淡忘了,从而在一些人心中形成了似乎中医诊疗唯有辨证一途和只有西医才辨病的片面认识,这显然是错误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