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中医妇产科学界的技能聚焦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4日

图片 1

中医学是一个伟大宝库。中医皮肤性病学作为中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经历了起源、发展、成熟各个阶段,为广大劳动人民的身体健康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马绍尧,男,(1937—)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主任医师、教授、中医皮肤科专家。1962年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从事中医皮肤科临床、教学、科研工作40余年。以传统中医脏象学说为核心,结合现代皮肤病学和临床实践,探索中医皮肤病发病机制和特点,总结出规律性的诊治经验:皮肤病,尤其性皮肤病大多从风湿热和虫毒论治,而归纳病因病机主要以火毒为主,燔灼营血、内侵脏腑,而以心火、肝郁、肾虚为常见;辨证施治,常规多以清热解毒、养阴清热、活血化瘀、补益肝肾等为法。如湿疹病因病机乃禀赋不耐,风湿热邪客于肌肤所致,以清热利湿方为主随证加减,治疗各种湿疹,获得较好疗效。慢性皮肤病如脱发、痤疮、皮炎等,均由内脏损害而致病者,多表现为阴虚火旺症候。银屑病分为血热证、血瘀证,分别以凉血清热解毒或活血化瘀解毒为主,随证加减。用解毒化瘀汤进行临床观察和动物实验,表明清热解毒药物如生地、丹皮、板蓝根、土茯苓、赤芍均有抑制表皮细胞增殖作用;土茯苓与菝葜同用,具有清热解毒、抗癌和糖皮质激素样作用;活血化瘀的药物赤芍、丹参能有效改善全身和局部血液循环,从而发挥治疗作用。痤疮从肾论治,以养阴清热方治疗;各种皮肤“疣”、“疮疹”,从肺论治,以清热解毒方治疗。用药特色:灵活加减,因时、因地、因人、因病、因证、凶型、因阶段、因缓急而改变。治疗顽固性疾病如银屑病等注意顾护胃气。曾主编《现代中医皮肤性病学》、《实用中医皮肤病学》、《中医皮肤科处方手册》、《现代中医皮肤性病诊疗大全》、《中医皮肤病临床手册》、《中医学问答外科》、《中医学多选题·外科》等专著12部。参与编写《中医外科学》教材、《医学百科全书》等十多部。其中
《 现代中医皮肤性病学
》是一部汇集他平生的临床经验和国内研究成果的学术专著,所编著的《顾伯华外科经验选》获卫生部部级奖。
在 《 新中医
》、《中医杂志》、《上海中医药杂志》、《
辽宁中医杂志 》等发表有关“ 皮肤病的辨证分型施治 ”及中医药治疗
银屑病、红斑狼疮、湿疹 、硬皮病、毛发红糠疹
等学术论文60余篇。继承人李咏梅、傅佩骏,分别在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和上海市中医医院工作。

源起 西周就有疡医治皮肤病

中医皮肤性病学起源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已开始应用醋、酒、盐、饴、植物、动物等材料来治疗皮肤上的疾病。有关皮肤病的文字记载,在我国大约有3000多年的历史。《周礼·天官》载西周(大约公元前10世纪)即设置医官管理医政,将医分为食医、疾医、疡医和兽医4种,其中有“疡医下士八人掌肿疡溃疡之祝药剐杀之齐”。这是我们所知最早的,由国家设置包括管理皮肤病在内的医官分工的记载。

春秋战国至秦汉三国时期,人们对皮肤病的认识逐渐增多,积累了经验并奠定了理论基础。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五十二病方》所载皮肤病有巢者、身疙、白处方等17种,该书外用治疗皮肤疮疡的外用制剂有40种之多,并叙述了砭法、灸法、熨法、熏法、按摩等疗法。外用药的剂型,已有散剂、膏剂、水剂、醋剂、水银剂等。还有多首治疗皮肤病的处方,这个时期治疗皮肤病的药物已由单味发展为复方。

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黄帝内经》最早出现“皮肤”一词。该书较为详细地记载了毛发的生理,指出毛发长坠与肾气盛衰的关系,指出皮肤病与全身关系密切,它往往是全身病的最初外部表现,反之皮肤病也会对全身产生重要影响,故有“百病之始生也,必先于皮毛”之说。书中有关皮肤病名有痱、痒疥、秃疮、皮痹、尤赘、大风、疠风、查皮等近30种,并对某些皮肤病的病因病机做了较为明了的论述。

汉代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是论述外感热病和内科杂病的名著,其中也有许多有关皮肤病性病的论述。

可以说,从战国的《五十二病方》《黄帝内经》到后汉的《金匮要略》开始有了较多皮肤病的病名、病因和治疗的论述,这可以认为是中医皮肤性病学的起源。

形成 历代医家层出、著述颇丰

随着整个中医体系的发展,有关中医皮肤病、性病的论述也不断增多,使中医皮肤性病学开始进入形成阶段。

例如晋代葛洪著的《肘后备急方》之卷五和卷六是专门介绍疥癣、瘾疹、漆疮、浸淫疮、诸痒等皮肤病治疗方药的篇章,提到的皮肤病有40余种,其中描述的“沙虱毒”是世界上最早关于恙虫病的记载。治疗的方法包括内服、外洗、外搽等,并介绍了多种外治皮肤病的简单方法,如疠疡风用乌贼骨敷之,白驳风取鳗鱼脂敷之,白秃用黎芦、猪油搽之,漆疮用汉椒汤洗之等等。

南齐人龚庆宣所著的《刘涓子鬼遗方》被认为是我国现存较早并具代表性的中医外科专著,基本上反映了两晋南北朝时期中医外科的主要成就。其中有相当多的内容是论述皮肤病的,比较详细地介绍了用中药内服外用治疗多种皮肤病的方法,为中医皮肤病的发展作出了较大贡献。

隋·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对中医皮肤病的病因病理、临床症状和治疗方药更是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论述。其中《诸病源候论》所记载的皮肤病多达100多种,几乎包括了当今常见的皮肤病。如该书对漆疮病因病机和症状的描述就十分详细,曰“漆有毒,人有禀性畏漆,但见漆便中其毒,喜面痒,然后胸臂胫皆悉瘙痒,面为起肿。”认为瘾疹的发病原因主要是由于“人皮肤虚,为风邪所折”。明确指出疥疮的发病是“皆有虫,人往往以针头挑得”;而西欧有关疥虫的报告最早见于18世纪,迟于我国1000多年。

唐·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对皮肤病的治疗方药作出了较大贡献,弥补了《诸病源候论》中有症无药的不足。据不完全统计,该书用来治疗各种皮肤疮疡病的中草药有197种之多。

元代齐德之的《外科精义》,张从正的《儒门事亲》和朱震亨的《丹溪心法》,这些书都对皮肤病有论述。如《外科精义》用于皮肤疮疡的药方多达145个。除此之外,这一时期的中医古籍还有疳疮、妒精疮、阴疮、阴蚀等病名之记载,与当今的硬下疳,软下疳和其他皮肤溃疡性性病有很多相似之处。

明、清两代是中医学发展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名医辈出,医著林立,中医学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与此同时中医皮肤病的理论和临床也在这一时期得到了进一步充实、完善和提高,初步有了中医皮肤病学的雏形。

明代对皮肤病论述较多的医著主要有刘纯的《证治要诀》、薛己著《外科发挥》和《外科枢要》,汪机著《外科理例》,陈司成著《霉疮秘录》,张景岳著《景岳全书》等;其中以《外科理例》《外科正宗》和《霉疮秘录》三书对中医皮肤病性病的发展贡献和影响最大。

《外科理例》比较全面叙述了皮肤疮疡病的证治方法,尤其强调外病内治,曰“外治必本乎内,知乎内以求乎外。”另外,该书还附有较多医案,其中治疗杨梅疮的医案就有5个。《外科正宗》全书4卷,论述的病种100多个,其中将近一半是属于皮肤病范畴的。该书的特点是每一个病种的理、法、方、药齐全。

《霉疮秘录》是我国第一部有关梅毒的专著,该书系统总结了我国16~17世纪治疗梅毒的经验,例如该书曰“霉疮一症,细考经书,古未言及,
究其根源,始于午会之末,起于岭南之地,致使蔓延全国,流祸甚广。”明确指出梅毒始见于我国广东,以后逐渐蔓延至全国。所以古时霉疮又有“广疮”之称。

据医史学家考证我国的梅毒确实是在16世纪初期由西方经广东传入中国的。在梅毒传染方式上,该书明确认为是因不洁性交而传染,妓院是主要的传染场所。如该书云“一狎有毒之妓,初不知觉,或传妻妾,或于姣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