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热经纬,清代名医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8日

 
王士雄,清代医学家(1808-1868年)。字孟英,号梦隐(一作梦影),又号潜斋,别号半痴山人,睡乡散人、随息居隐士、海昌野云氏(又作野云氏),祖籍浙江海宁盐官,迁居钱塘(杭州)。曾祖王学权精于医,著《重庆堂随笔》即为士雄之诞年,乐而作之。其思想开放,接受西说,作汇通之论,后亦影响及于士雄。祖父王国祥、父亲王升亦业医,但士雄早年失怙,十四岁丧父,历经贫困,二十余至金华充任盐行会计。因酷嗜医学,稍有余暇辄披阅方书,故亦精于家学。后寓常山县,道光十年(1830)以医问世。初习《景岳全书》,疗病多采温补,经其母俞氏训诫,孟英受其启迪,遂习用清滋之法,故治温病,药极平谈而多奇中。远近求治者车马塞途,活人无算,屡起大症。道光十七年(1837),江浙因战乱疫疠流行,爱女死于霍乱,乃于次年(1838)撰《霍乱论》。咸丰中定居上海,益潜心于温病研究及临证,纂《温热经纬》五卷,(《自序》)书成于1852年,盖成温病学说之集大成者。

《温热经纬》为晚清著名温病大家王孟英编著,“以轩歧仲景之文为经,叶薛诸家之辨为纬”而作,诠释了温病顺、逆传变理论;提出温病新感、伏气并存,在认识上不可偏废;指出暑多挟湿,而非暑必挟湿;十分重视伤寒学派对温病思想形成的影响,体现了寒温融合治温病的学术思想。

1862年,作《随息居重订霍乱论》1852年,刊定曾祖王学权《重庆堂随笔》;1857年,撰作《归砚录》四卷;1861年,刊《随息居饮食谱》一卷;1853年,辑《潜斋简效方》一卷(后附《潜斋医话》);1854年,纂《四科简要方》四卷,并有《汇刊经验方》等。《王氏医案》即《回春录》、《仁术志》合编,仿编年之例,自1824年至1857年,为初、续、三等三集,《归砚录》卷四则为医案第四编。其所评注之书,有《女科辑要》、《言医选评》、《古今医案选》等,传另有《鸡鸣录》《圣济方选》《舌辨》《柳州医话注》、《愿体医话评注》等。

《温热经纬》为晚清著名温病大家王孟英编著,该书收集编纂了上自《黄帝内经》,下至《外感温病篇》等有关温病学的论述,全书共五卷,可谓是集历代温病学之大成,反映了王氏在温病学领域的深厚学术造诣和独到见解。该书编写体例独特,是“以轩歧仲景之文为经,叶薛诸家之辨为纬”,对收录之论述也并非全文照搬,而是按照作者要表述的意图引录,“择昔贤之善者而从之”,并附有作者自己的经验和见解,成为一部对后世颇有影响的温病学专著。

王氏对于六气的研究很深入。他认为,从六气本质而言,暑统风火属阳,寒统燥湿属阴。暑即是热,二气是同属,不能从阴阳将二者划分。但暑与火热又有不同,“惟暑独胜于夏令,火则四时皆有。”即暑有明显的季节性,而火热则四时皆有。火热可以由风寒燥湿郁遏而生,而暑则不具备这一特性。由于王氏的这一认识,确立了暑为阳邪,与火热同性的观点。此外,王氏反对“暑必挟湿”的观点。他认为,暑季由于天气多阴多雨,故容易挟湿,但并不是一定挟湿。所以,说暑易挟湿、暑多挟湿可以,但暑性火热,绝非湿热,不能认为暑是湿热合邪。他对前人妄立阴暑阳暑之名大加反对。认为从暑邪性质而言,纯阳无阴,寒之与暑,水火之别,不能混淆,故暑热邪气为病,均是阳热之邪为患,非为阴证。王氏从阴阳观点入手,对六气深入分析,对中医理论作出一定贡献。

释解“逆传”“顺传”理论

王氏十分强调新感温病与伏气温病的区别,指出叶天士卫气营血辨证的传变方式,是指一般外感温病而言。而伏气温病,则不完全遵循此规律。他指出:“若伏气温病,由里出表,乃先从血分而后达气分,故起病之初,往往舌润而无苔垢,但察其脉软而或张,或微数,口未渴而心烦恶热,即宜投以清解营阴之药,迨邪从气分而化,苔始渐布,然后再清其气分可也。伏邪重者,初起即舌降咽干,甚有肢冷脉浮之假象,亟宜大清阴分伏邪,继必厚腻黄浊之苔渐生,此伏邪与新感先后不同处。”其基本观点,强调新感温病是先卫分,后气分,后营分,后血分,依次相传。而伏气温病,由于邪气内伏,故由里而表,先见营血之证,然后才可见到气分。这为临床上分辨新感与伏气温病,提供了个人经验。

伤寒是以六经传变,新感温病则以卫气营血传变,叶天士首先提出“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为什么传心包就是“逆”?卫-气-营-血相传就是“顺”?不少注家给出了解释,但多不得要领,如章虚谷注解为:“卫气通肺,营气通心,而邪自卫入营,故曰逆传心包也……心属火,肺属金。火本克金,而肺邪反传于心,故曰逆传也。”王氏认为,章虚谷“以生克为解,既乖本旨,又悖经文”,应解释为“温邪始从上受,病从外解则不传矣……不从外解,必致里结,是由上焦气分以及中下二焦为顺传。惟包络上居膻中,邪不外解,又不下行,易于袭入,是以内陷营分者为逆传也。然则温病之顺传,天士虽未点出,而细绎其议论,则以邪从气分下行为顺,邪入营分内陷为逆也”。

王氏一生经历多次霍乱流行,于霍乱病颇有见解。他将霍乱分为两大证型,一为寒霍乱,一为时疫霍乱,虽均有吐泻之症,但病因不同,病机各异,治法有别。时疫霍乱的致病原因,主要是感受具有传染性的疫邪,而这种疫邪,多由于饮水恶浊所致。人饮用秽浊之水后,致使霍乱流行。时疫霍乱,多发生于亢旱暑热之年,人多湿热留于中焦,又感受疫邪秽浊之气,致使脾胃升降之机阻滞,清者不升,浊者不降,

王氏对顺传传变机制也作了明确解释,“肺胃大肠一气相通,温热须究三焦,以此一脏二腑为最要。肺开窍于鼻,吸入之邪先犯于肺,肺经不解则传于胃,谓之顺传。不但脏病传腑为顺,而自上及中,顺流而下,其顺也有不待言者”,可谓既释解了叶氏所言之“逆”,也弥补了叶氏未言之“顺”之理,为后人学习温病之传变机制起到指路的作用。

|<< << < 1;)
2
>
>>
>>|

明晰“新感”“伏气”并存

“伏气”之发病学理论最早源于《素问·生气通天论》:“冬伤于寒,春必温病”。《伤寒论·平脉法》中指出“伏气之病,以意候之”,首次提出“伏气”概念,因此,“伏气”在外感发病理论中一直占重要地位,而陈平伯、吴鞠通、薛生白等温病医家所论新感多而伏气少,甚至“专主新感而否定伏气”(李洪涛.王士雄温病学术观点探析.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1),王氏则明确提出,“伤而即病者为伤寒,不即病者为温热”,这里的“伤寒”即指新感,“温热”即指伏气,指出既有伏气又存在新感,并且按照个人的了解整理出《仲景伏气温病篇》、《仲景外感热病篇》,《叶香岩外感温热篇》,《叶香岩三时伏气外感篇》等以示区别,并不认同对新感、伏气的偏废,为此还指责陈、薛二人传承叶氏不够:“陈氏此篇与鞠通《条辨》皆叶氏之功臣,然《幼科要略》明言有伏气之温热,二家竟未细绎,毋乃疏乎!”

王氏结合自己的临证心得对新感、伏气的病机、临床症状和转归提出了精辟的见解:“伏气温病,自里出表,乃先从血分而后达于气分,故起之初往往舌润而无苔垢,但察其脉软而或弦或微数,口未渴而心烦恶热,即宜投以清解营分之药。迨邪从气分而化,苔始渐布,然后再清其气分可也。伏气重者,初起即舌绛咽干,甚有脉伏肢冷之假象,亟宜大清阴分之邪,继必厚腻黄浊之苔渐生。此伏邪与新邪先后不同处。更有邪伏深沉,不能一齐外出者,虽治之得法,而苔退舌淡之后,逾一二日舌复干绛,苔复黄燥,正如抽蕉剥茧,层出不穷,不比外感温邪,由卫及气,自营而血也。秋月伏暑证,轻浅者邪伏膜原,深沉者亦多如此。苟阅历不多,未必知其曲折乃尔也。”言之凿凿,启迪后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