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针手艺的历远古进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10日

在中国医学史上,针灸的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仅针而言,由砭石到骨针、竹针,发展到金属制针,直至今日使用的不锈钢针,前后经历了数千年之久。古代医家根据疾病治疗上的需要,创制了“九针”。“九针”的详细记载首见于《黄帝内经》,在许多篇章中,从不同的角度论述了九针。从历史的发展看,九针只是代表了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它是长期临床实践与当时的制造技术相结合的产物,并不是出自一人一时一书,《黄帝内经》仅对此做了总结。这种形态各异、作用分明的针具对于当时的针刺方法、针刺手法及针灸临床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与促进作用。

“时机” 一词《现代汉语词典》释义为 “时宜, 机 会,
即具有时间性的机会或特定时间的特殊机会” , 徐萌等 [1]
通过分析《黄帝内经》 《难经》中有关因时 针刺的内容,
论述了因时决定针刺取穴、 针法、 补泻、 调气的重要性,
进一步阐明把握针刺时机是取得 针刺疗效的重要因素。 “针害”
一词最早出现于《灵 枢 · 九针十二原》中 “无实无虚, 损不足而益有余, 是
谓甚病……针害毕矣” 。 “针害” 是指针灸治病过程 中因误诊、
误治而致疗效不显著甚至加重病情的临 床现象, 针害与针刺时机密切相关,
本文从逆天时而 刺、 逆气血虚实而施补泻等方面论述针害产生的原 因,
为临床预防针害提供参考。天时与针害整体观念是中医理论体系的特点之一,
整体观 念认为, 人与自然是一个有机整体, 具有统一性。
人体生命活动随自然环境变化而发生相适应性的改 变,
人体脏腑气血经络运行亦随四时、 日月、 星辰的 变化而出现适应性变化,
针灸治疗疾病时要遵循这 一自然变化规律, 顺天时而行, 正如《素问· 八正神
明论》 所云: “凡刺之法, 必候日月星辰, 四时八正之 气, 气定乃刺之”
。1. 四时与针害 四时气候的规律性变化对人体 的生命活动会产生不同的影响。
《素问·宝命全形 论》认为: “人以天地之气生, 四时之法成” 。王鹏 等 [2]
通过实验研究表明, 正常人体红外热现象具有一
定的随自然界四时阴阳消长变化的规律。 腧穴是脏
腑经络气血输注于躯体外部的特殊部位, 也是疾病
的反应点和针灸等治法的刺激点 [3] , 腧穴的反应点
随四时气候的变化而出现相应的改变, 《灵枢 ·四时 气第十九》 言:
“春取血脉分肉之间……夏取盛经孙 络, 取分间绝皮肤, 秋取经俞……冬取井荥” 。
因四 时不同, 人体经脉气血会出现浮沉的变化, 故针刺深 浅不同。
正如《黄帝内经》 所言: “然春夏为阳, 其气 在外, 人气亦浮,
凡刺者故浅取之; 秋冬为阴, 其气 在内, 人气在藏, 凡刺者故当深取之” 。
人体的脉象 亦随季节气候的变化而有相应的春弦、 夏洪、 秋毛、
冬石的规律性改变。 闪增郁等 [4] 通过实验研究为人体
脉象随四时有规律的变化提供了现代科学有力的客 观证据。
人体各种疾病的发生亦受四时气候变化的 影响, 如《素问·金匮真言论》说:
“长夏善病洞泄寒 中, 秋善病风疟” 。 针灸治疗疾病时须依据不同的发
病季节来确定相关穴位, 如《灵枢 ·四时气第十九》 云: “四时之气,
各有所在, 灸刺之道, 得气穴为 定” 。 如逆四时而刺就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正如《素 问·四时刺逆从论篇第六十四》 所云: “春刺络脉, 血 气外溢,
夏刺经脉, 血气乃竭……秋刺络脉, 气不外 行……冬刺络脉, 内气外泄” 。2.
月相与针害 《黄帝内经》强调 “天人相应” 思想,
认为人体经络气血随月相盈亏发生周期性改 变, 如《素问· 八正神明轮》曰:
“月始生, 则血气始 精, 卫气始行; 月郭满, 则血气实, 肌肉坚” , 且有与
此相对应的治疗原则— — “月满宜泻, 月生宜补” , “望不补而晦不泻,
弦不夺而朔不济” 。 杨贞等 [5] 通
过实验研究得出胃经经络气血随月相变化发生周期 性盛衰变的结论,
且其总体变化趋势与 《黄帝内经》 所述相符,
由于足阳明胃经为多气多血之经, 在很 大程度上可以反映全身经络气血的状态,
根据这一 规律的指导治疗疾病, 可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若
逆月相而行针刺治疗则会导致针害的发生, 如, 《标 幽赋》云:
“若月生而泻, 是谓脏虚; 月满而补, 血气 洋溢, 络有留血, 名曰重实;
月廓空而治, 是谓乱经。 阴阳相错, 真邪不别, 沉以留止, 外虚内乱,
淫邪乃 起” 。 阐明逆月相而刺会对人体造成脏虚、 重实、 外
虚内乱等伤害。3. 昼夜时辰与针害 一日之内的昼夜时辰变化,
对人体生命活动也有不同影响, 《素问·生气通天 论》云: “故阳气者,
一日而主外, 平旦人气生, 日中而 阳气隆, 日西而阳气已虚, 气门乃闭” ,
反应了人体阴 阳二气盛衰的变化是与自然界阴阳变化相统一的。
卫气的运行亦随昼夜节律的变化而变化, 《灵枢 · 口 问》曰:
“卫气昼日行于阳, 夜半则行于阴。 阴者主 夜, 夜者卧。 阳者主上,
阴者主下……阳气尽, 阴气 盛, 则目瞑; 阴气尽而阳气盛, 则寤矣” , 丁莉等
[6] 论 述了古代医家注重昼夜节律, 并将其运用到疾病诊
断治疗和判断预后中, 收效颇佳。 若逆昼夜阴阳节
律变化而行针刺治疗不仅不能达到治疗的目的, 反 而会加重病情。
有临床报道治疗一顽固性失眠患者 [7] 常规选穴,
患者不同时间就诊采用同样的针刺手法, 经4天治疗后未见好转,
且患者精神倦怠加重, 神形 恍惚, 后审视病情调整针刺手法,
采用顺天时调阴阳 之 “二二六时间针刺法” [8] , 取得显著疗效, “二二六
时间针刺法” 根据患者来就诊时间不同而施于不同 的补泻手法,
即对午前来就诊的患者施于补阳泻阴 法, 对午后来就诊的患者施于泻阳补阴法,
杨来福 等 [9]
依此法治疗顽固性失眠症亦获得良效。人体机能状态与针害医者行针刺治疗时也要根据人体不同的机能状
态而作相应的改变, 如对以不同方式来就诊的患者, 因其机能状态各有不同,
《灵枢 ·终始》提出: “乘车 来者, 卧而体之, 如食顷乃刺之。 步行来者,
坐而体 之, 如行十里顷乃刺之” , 体现了古代医家顺人体机
能状态而行针刺疗法的思想。 如果忽视病者的机能 状态而行针刺疗法,
不仅达不到治疗疾病的目的, 反而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古代医家亦总结了不少相
关经验, 为我们后世医者留下了宝贵财富。 如, 《灵 枢
·终始》提出十二不刺, “新内不刺, 新刺勿内; 已 醉不刺, 已刺勿醉;
新怒不刺, 已刺勿怒; 新劳勿刺, 已刺勿劳; 已饱勿刺, 已刺勿饱;
已饥勿刺, 已刺勿 饥; 已渴勿刺, 已刺勿渴; 大惊大恐, 必定其气乃刺 之”
。 凡是属于上述这12种针刺禁忌范围内的患者, 其机体状态或气虚、 或气盛、
或气乱……如果草率地 依据病证而妄行针刺, 则会对病者的身体造成伤害, 出现
“阳病入于阴, 阴病出为阳” , 或使邪气复盛, 正 气益衰,
产生的后果一是伐身, 二是失气, 造成患者 的气血逆乱, 甚至更大的伤害,
进一步详细地阐述了 逆人体机能状态而针刺所致的针害。 吴杰凤 [10] 治疗
一青年男性颈椎病, 常规针刺取穴, 30min后出现重 度晕针现象,
立即采用中西医晕针处理方法, 恢复正常, 详细询问得知患者因病几餐未进,
睡眠不足, 身 体虚弱, 体力透支, 此时患者机能状态欠佳, 而行针 刺治疗

以致发生晕针现象。经脉气血虚实与针害人体经脉气血虚实与针刺疗效密切相关,
针刺 治疗时顺应经脉气血的虚实而施以相应的补泻手 法,
方能取得较好的临床效果, 《灵枢 ·小针解》明 确指出: “其来时不可逢者,
气盛不可补也; 其往不 可追者, 气虚不可泻也……迎而夺之者泻也, 追而济
之者补也” 。 针灸临床要根据经脉气血虚实而施补 泻, 气血盛时才能泻,
气血虚时方能补。 若逆经脉气 血虚实而妄加补泻则会出现 “损不足而益有余,
是谓 甚病” ( 《灵枢 · 九针十二原》 ) 。 《灵枢 ·根结》进一 步论述了
“虚虚实实” 之针害, “满而补之, 则阴阳四 溢, 肠胃充郭, 肝肺内䐜,
阴阳相错。 虚而泻之, 则经 脉空虚, 血气竭枯, 肠胃㒤辟, 皮肤薄著,
毛腠夭膲, 予之死期” 。 因此, 把握补泻时机是取得针刺疗效的 重要因素,
如, 《灵枢 · 九针十二原》 所说: “机之动, 不离其空, 空中之机,
清净而微, 其来不可逢, 其往 不可追。 知机之道者, 不可挂以发,
不知机道, 扣之 不发, 知其往来, 要与之期” 。 阐明针灸临床时须细
心体察经脉气血的虚实, 准确把握补泻时机, 才能 达到较好的临床效果。
若不能准确把握补泻时机就 会造成误补误泻, 留邪伤正,
以致血气竭尽而邪气却 没有被驱除, 正如《灵枢 · 小针解第三》 所云: “不可
挂以发者, 言气易失也。 扣之不发者, 言不知补泻之 意,
血气已尽而气不下也” 。 有临床报道肾虚腰痛选
取活血化瘀的腧穴并施以泻法而致病情加重, 后经
审视病情选用补肾益气的腧穴并施以补法而痊愈 [7]新葡萄京娱乐app下载, , 有临床报道 [11]
针刺治疗证属脾胃虚弱、 宗气不足之 胃痛病时施以捻转泻法、
高频电针而致病情加重, 后 经审慎辨证选取升提补益的腧穴施以捻转补法, 并
配合温和灸而病愈。结语若逆天时而刺易致 “虚虚” 或 “实实” 的伤害;
逆人体机能状态而刺易致阳病出于阴, 阴病出于阳, 产生 “伐形” 或 “失气”
的伤害; 若逆人体经脉气血 虚实而刺则会导致 “损不足而益有余” , 甚至
“阴阳 相错” “血气竭枯” 之害。 故行针刺治疗时须审慎时 机、 顺天时、
调阴阳、 辨虚实、 知补泻, 切忌逆气血虚 实而刺,
方可预防针害发生。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涂少女 刘建武 涂敏 余湾

《黄帝内经》中九针的名称、外形及临床应用特点、九针的名称比较统一在《灵枢·九针论》和《灵枢·九针十二原》等篇章中有对九针的外形特点和临床应用的详细论述。《黄帝内经》认为选取合适的针具是临床获效的关键,其认为人体身形疾病与天地四时阴阳相关,不同形式的针具又与此相应。临床应根据天地四时阴阳及不同的身形疾病,选择不同的针具,以期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人体是由皮、肉、筋、脉等组织所构成的,因病的部位不同,这些部位所发生的疾病也不一样,那就应该有相应的治疗方法。选用不同形状的针具,便是为了适应不同疾病的治疗。不仅如此,在许多具体的治疗当中,同样体现辨证施治的思想。古代医家治病,需根据不同病人的体质、病情、病位而采用不同的刺法。总之,古代医家非常重视针具的外形特点所产生的作用,并认为选取合适的针具是获取临床疗效的关键,只有将各种针具不同的作用特点牢记在心,才可能在临床选用上得心应手。如果针具选取不当,不但不能治病,反而会对机体造成伤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