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名医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11日

生平简介

梁宗翰,北京市人。祖上三代业医,幼承庭训,致力岐黄。1938~1940年,就读于北平国医学院,受到赵树屏、安干清、瞿文楼等名家教导。1940年,拜四大名医之一孔伯华为师。1955年,任宣外大街联合诊所所长。1958~1969年,任北京市第一中医院中医科主任。1969~2000年,在北京市宣武门中医医院工作。曾任北京市中医学会理事、儿科学术委员会顾问委员等。

周慕新一生经验颇多,北京中医医院儿科根据他治疗咳喘的经验,研制了止嗽化痰定喘丸,沿用至今;北京鼓楼中医院儿科根据他的经验,研制了小儿止咳灵合剂,疗效显著。他授徒教学能因材施教、诲人不倦,哲嗣为周志成,传人有陈中瑞、膝宜先、赵玉贤、石瑛等。

三,咽喉肿忌散。小儿咽喉肿痛,多为风热所致。若治以辛温发散,犹如火上浇油,病必加重,当以辛凉解表、清热利咽解毒治之。

周慕新,字荣,号融,北京市人,生于1902年,卒于1979年。幼读私塾,
15岁师从李秀生老中医。弱冠考取中医资历,后又选入清太医院医学馆学习深造。1920~1922年,得太医院赵友琴、翟文楼等前辈指导。此后悬壶京城,初理大方脉,后专儿科,名噪京城,人称“小儿王”。建国后,先后在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市第二医院中医科、北京中医进修学校附属门诊部中医科、北京中医医院、北京市东城区内务部街门诊部、北京市东四医院儿科、北京市鼓楼中医院儿科工作。

临床经验

临床经验

梁宗翰认为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脾胃薄弱,其纳运功能尚未健全。加之小儿不知节制,寒温不能自调,影响脾胃受纳与运化,导致诸病由生。如小儿过食肥甘,恣饮寒凉,消化不及会成积滞之证。积滞日久,脾胃功能不得恢复而进一步受损,纳运功能进一步减弱,即成小儿厌食之证。若小儿乳食不节,食停胃脘,积滞不化,中焦阻滞,胃气上逆则为呕吐。若对小儿喂养不当,损伤脾胃,饮食物不能充分消化,水谷精微不能很好地输布,就会出现腹胀、泄泻之病。若脾胃受伤,气血乏源,小儿抗病能力下降,则易受邪侵而生感冒、咳嗽之类病证。因此,梁氏认为儿科常见病、多发病与脾胃关系最为密切,儿科门诊病人中的70%~80%都与脾胃功能不好有关。他还认为小儿脾胃病多由积滞引起,久之则本虚标实,或虚中挟实。治宜先消食化滞治其标,后理脾助运治其本。

周慕新根据小儿疾病多伴有发热的客观事实,认为“发热为小儿疾病的第一证,必须牢记于心。”由此形成了他颇具特色的小儿热病辨治思想。对于发热,他提出首辨表里虚实。小儿具有易寒易热、易虚易实,阳常有余、阴常不足,肺为娇脏、脾常不足的生理特点,无论伤寒,还是温病,初起均可出现表实之象,邪入于里,尚存在由表至里的传变过程。随着病程的进展由实转虚,也会出现里虚邪恋的证候。若纯属里虚而邪已去,则与内伤发热已无两样。所以,临证之时周慕新“先分表、里、虚、实,再定卫、气、营、血”。至于邪在肺卫,或邪在卫气,或已入营血,或气血两虚,则据证立法遣药,灵活运用。所以,在他辨证经验的层面上,既述及风温与温热证治的鉴别,也进行了暑温与湿温以及气血两虚证治的划分,并由此形成了他独特的寒热虚实简明辨证方法:即面腮红,渴不止,上气急,足心热,眼红赤,大便干,小便黄皆为实热证。面色恍白,腹虚胀,目珠青,吐泻无热,睡露睛,足胫热,粪青白皆属虚寒。小儿声音微弱,是心肺不足。乳食减少,吐泻常作,为脾胃不足。颅解项软,手足痿软,是肝肾不足。

生平著作

周慕新,字荣,号融,北京市人,生于1902年,卒于1979年。15岁师从李秀生老新葡萄京娱乐app下载,中医,后又选入清太医院医学馆学习深造,得太医院赵友琴、翟文楼等前辈指导。此后悬壶京城,初理大方脉,后专儿科,名噪京城,人称“小儿王”。建国后,先后在北京儿童医院、北京中医医院、北京市东四医院儿科以及北京市鼓楼中医院儿科工作。

学术思想

因此,对于哮喘,周慕新提出分为发作期和恢复期两期治疗的观点。对于脾胃虚弱的患儿禁用消导之剂,以免再度损伤脾胃,使病情恶化。慎用下法,对非用下法不可时,常选调胃承气汤,且多用缓泻润肠药代替大黄,或用芒硝,大黄少量,大便行则停药,往往只开一剂。用“有是病而用是药则病受之,无是病而用药则元气受之”的观点指导热性病的治疗时,苦寒药用量少,甘寒药用量多,并主张“中病则止”,免伤脾胃。

梁宗翰认为,病伤犹可治,药伤最难医。患病是阴阳偏盛,治病则调达平衡。每一种疾病的发生发展都有一个过程,治疗应遵循其规律,如果误治,伤于药则变成逆证、坏证。因此他将治病用药形象地比喻为,如果用药不对,犹如无出口的火炉,生火冒烟,出现问题。对证之药就好象装有烟筒的炉子,把烟顺出去,病邪外出,气血条达,疾病随之而解。谨慎用药在儿科尤为重要,故于实践中总结出著名的儿科用药四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